• <nav id="66w4g"></nav>
  • 歡迎光臨【短文學網】

    短文學網

    當前位置: 短篇原創文學>散文精選 >> 抒情散文

    淡淡的日子也飄香

    2020-07-07 10:24:26 作者: 0人讀過 | 我要投稿

    出租車轉過一段山坳,風變得柔和起來,眼前開闊了很多,熟悉的景色漸漸出現在眼前。

    一路上的心有余悸,隨著眼前景色的熟識而輕松起來。黑黑的柏油路向前延伸著,遠遠近近的民房一點一點地拉近。黛色的層疊的遠山越發的青綠,依稀看見山坡上有踽踽而動的牛羊,路邊的野花也招搖著,似乎在歡迎遠方的客人,淡淡的青草的味兒充溢著空氣,讓人神清氣爽。

    遠遠地看見家門前有人影晃動,先生興奮地說:“老爸在等我們呢!”這也是習慣。

    車子轉過彎道,忽見“板石村”的招牌,這可是幾十年從來沒有的。板石村因生產片狀板石而得名。

    真如司機所言,新修的瀝青路正好到家門前。公公已在門前等候我們多時,這時候,三弟夫婦笑盈盈地出來迎接我們,隨即便飛出侄兒磊。

    進了小院,我一眼便發現紅瓦房的一邊多了一間房子,嶄新的,問去,三弟答:“這是國家給蓋的,二十多平米呢!”磊磊馬上接話道:“大伯家也蓋了,一模一樣的!”公公說:“還是國家政策好??!”

    走進不算寬敞的屋子,忽而發現一張大床橫在一邊,詫異間,快言快語的三弟妹說:“老爺子聽說你去年做了腰部手術,怕你睡大炕不習慣,特意借的床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,趕緊說:“不用的,沒事的,這多麻煩啊。”三弟妹搶白我一句:“二嫂,你就別不好意思了,趕緊洗手和我壓粉條吧!”

    壓粉條,對我來說真是新奇事,平時吃粉條都是超市里賣的干粉條,哪里見過自己家壓粉條的。我忘記疲勞,趕緊進廚房幫忙。

    三弟妹早已把活好的面裝進一個不大的容器,用力一擰,粉條真的就出來了,下面的熱水鍋把壓進去的粉條變成了透明狀,三弟妹又吩咐我:用漏勺把粉條淘到涼水盆里。農村的大鍋灶比較低,對于我這個病腰來說有些吃力,但我還是堅持做完,一方面是新奇,一方面媳婦進婆家門做飯也是理所當然。

    午飯過后,家里堅持讓我們休息,我們便在旁邊新房里美美睡了一覺。酣睡中,有東西在搔我的腳心,才發現炕上有兩只貓仔,忽而想起那只老貓,旁邊玩手機的磊說:“爺爺家的老貓死了,這是它的孩子。”我有些憐惜地摸著偎在身邊的貓仔,想著老貓那對深邃而迷人的大眼睛,眼睛澀澀的。許久才被院子里的聲音吸引,原來大哥大嫂來了。

    我們寒暄過后,大嫂邀請我們去他家,請我們吃山芋子,我便小聲問先生:“山芋子,是什么東西?”他小聲說:“是土豆(這里叫山藥)和莜面做成的一種面食,味道不錯”。沒吃過的東西,尤其是地方特產,最誘惑我的味覺。便愉快答應。

    山芋子,是將土豆煮熟,然后做成泥狀與莜面混合后,制成細長橢圓狀,放到冰箱里冷凍隨時拿出來吃的一種西北面食。只要上鍋蒸10分鐘即可,然后蘸鹵(隨自己口味),三弟妹幫廚,做的是羊肉圓椒西紅柿鹵,誘人的味道讓人垂涎欲滴。因為我們回來,大嫂還煮了一大鍋的羊骨頭,骨頭沒怎么動,一大鍋的山芋子被吃得一干二凈。

    真是好吃!大嫂看我們吃的開心,她也一樣的開心!后來五弟妹的母親聽說我愿意吃,特意差人用車捎來一方便袋,又美美的過了一把嘴癮!

    每天早上,我照例要出去散步鍛煉身體。在這里要比在家起得早,老人家起來了,做晚輩的又不好意思睡懶覺,又不急于做飯,便在先生的陪伴下沿新修的公路散步。

    這里位于中國的中北部,緊鄰黃土高原,十年九旱。但早晨的空氣格外的清新,小鳥“嘰嘰喳喳”,村子里公雞的鳴叫,牛羊出欄發出的歡悅的叫聲,構成了早晨村莊快樂的樂章。幾家房屋上裊裊的炊煙,給小村增添了幾分靈動。散步中突然發現,這里不僅植被長的低矮,就連路邊的野花的花朵都是極小的,野花的根莖都很堅硬,葉片都很厚實,上面都披著厚厚的一層絨毛,這也許是保存水分抗干旱吧,這也是符合適者生存的原理!

    走過大片的胡麻地(用來榨油吃的一種植物),藍紫色的小花開得密密麻麻,遠看去似一層淡淡的紫色薄霧籠在上面,有一種眩眩之感,似走進桃源圣地,忘記塵世間的喧囂和煩憂。

    采了大捧的野花,淡淡的野花的香氣籠著我的情緒,裝點著我的心情。

    第三天,四弟,五弟,六弟帶著家人也回來團聚,老人家不無感慨地說:“就差我大孫子沒回來了!”為了安慰老人家,先生趕快接話說:“說不定明年驍就帶著媳婦回來看你了!”老人家渾濁的眼睛里頓時有了光澤,連說了幾個“好”!

    因為路修好了,外出的老人們回來了。又正值暑假,很多家的孩子也回到村莊和自己的親人們團聚,這里要比三年前熱鬧了很多,時常見到穿著時尚的孩子們出出進進,給小山村增添了活力。

    自然老井邊也少了很多人,不過出出進進都要經過老井,老鄉們便用方言和我打招呼,這是我最難為情的時候,好在有先生在,他會很快幫我解圍,他便用不大熟練的方言和鄉親們打著招呼,我也只能擺擺手,笑笑,算是禮貌地打過招呼。

    最讓鄉親們高興的事,就是每天都有一兩次的送貨車來村子里,送貨車用高音喇叭放著二人臺,村子里的人幾乎是全部出動,有看熱鬧的,有問這問那的,有購買自己需要的商品的。煞是熱鬧!

    哥幾個搶著買東西,二十幾口人,每天需要很多吃的、用的東西,這可樂壞了送貨的老板,后來干脆把車停在我家的門前,等我們購買完,才一路歡歌地直奔到老井邊。

    小村的變化還不止于此,除了前年一家企業入駐圈養特種綿羊外,今年又有一家食用菌企業入駐小山村,規模很大。車來車往,原本寧靜的小村熱鬧了許多,一些穿著時尚的男男女女不時地出現在村子里,據村里人說是來圈地蓋房子的。我也發現村子的周邊蓋起了好多間磚瓦房,與原來倒塌的泥坯房形成鮮明的對照。

    先生帶著我去了他小時候和小伙伴經常去的一個山溝,小路嶙峋崎嶇,路邊又長滿帶刺的植物,只要裸著的身體部位碰觸,就會奇癢出現一片片的紅疙瘩,先生在前面帶路,我小心翼翼跟著。漸漸地空氣開始涼爽多了,也漸漸聽到水流的聲音,逐漸地看到小溪從石縫間汩汩流出,涼涼的。沿著彎曲的山路向上,他便給我講他小時候的故事,掏鳥窩,挖藥材,還可以翻過這座山到后山的村子里去看戲,他指著一座陡峭的山崖說,他的一個同學從這摔下來,被下面的小樹攔住才保全了性命,這個同學后來和我先生一起考上大學,也是這個村子最早考上大學的兩個人。

    因了這個緣故,我提議到他曾經上學的村小學看看,他有些不情愿,耐不住我的糾纏,于是繞道去了四十多年前他曾經就讀的小學,現在只能說是遺址,來到它的面前,讓我們黯然神傷。前年來的時候,教室雖然沒有了門窗,但石制和木制混雜的桌椅還在,那塊沾滿灰塵的水泥黑板還在,可如今只有斷壁殘桓,里面長滿了高高低低的蒿草?;仡^看看他,竟然有淚盈眶,時過境遷,讓人值得懷念的東西會越來越少,我拍下了教室的照片,為他留做一點念想吧!

    夕陽已經暈染了小村,給小村鍍上了一層橘色。這里人們的生活依然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日子,但是我們安然自得,在平淡的日子里感受著生活的美好。

    站在這村西頭的高處,聽著牧人趕著牛羊歸圈的高高低低的很有韻律的吆喝聲,聽著倦鳥“嘰嘰喳喳”歸巢的呼喚聲,我們的心也隨著有些激動和不舍,明天我們就要離開這里,繼續探親之路!

    兩只貓仔會長大,會繼續陪伴老人守護著他的一方田園;老屋也會因他主人的兒女的離去而寂寥,不過,因為有老人在,天各一方的兒女們因此而奔回這里,于飄香的日子享受屬于我們的天倫之樂!

    本文相關的其他文章
    超清无码a片在线观看不卡
  • <nav id="66w4g"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