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66w4g"></nav>
  • 歡迎光臨【短文學網】

    短文學網

    當前位置: 短篇原創文學>散文精選 >> 抒情散文

    半邊街

    2020-07-07 10:24:20 作者: 0人讀過 | 我要投稿

    ——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。

    我又在這街上逍遙,悠閑、輕松。

    這街,早已面目全非,只有門前一株苦楝,光禿禿的凝固在夜色中,還能喚起往昔的回憶。漸漸,那如煙的歲月隨暮靄漾起,濃稠地繚繞在眼前……

    這里原是一大片田地和半壁亂葬墳山。不知何年何月,在田地與墳山之間出現了十來家屋舍,一字兒坐南朝北,背靠墳山面向田野。大門外有條東西走向寬約丈許的石板路,一頭消逝在茫茫的鄉野,另一端指往彈子石最繁華熱鬧的街市。大路外側是無邊的農田荷塘。東來西往的百姓就叫它半邊街。

    街上崽兒很多,在大道上響亮地滾動鐵環。小狗的父親是機匠,做得一副好鐵環,又粗又圓。不過,小狗滾鐵環的技巧卻很拙劣,常常是掛著兩條黃色的鼻涕跟在最后。而我,洋洋得意地率隊前行,時而扯起腳桿跑,時而又一只手插在褲兜里,昂著頭,悠悠然地吹起口哨。滾得興起,發一聲喊,就浩浩蕩蕩地朝田野進軍,滾在窄窄的田埂上。小狗便會突然尖叫一聲,唏哩嘩啦地摔下田埂去,膝蓋、手掌和臉上頓時血肉模糊,傷心的哭聲在田野中飄蕩。

    不滾鐵環,就在剛挖過紅苕的地上發動一場戰爭,用取之不竭的土塊對擲,將彎彎的夾竹桃棍舉在空中亂舞,儼然一柄東洋指揮刀,口中“呀格利——”亂叫。

    小狗總是在如雨的土塊中抱頭鼠竄,當然并非落荒而逃,而是很迅速地射進屋去,砰地把門關嚴。土塊也就象打靶一般,噼噼啪啪飛過去。門倏地敞開,小狗的母親象道墻堵在了門口。一望到她肥胖的身子,我們立即便四下逃散。

    夏夜。洗罷澡,我們靸著木屐,端張小凳坐在大道邊的田坎上乘涼,田坎上芳草萋萋。小狗的母親搖著肥胖的身子,穿一件香云紗短褂,一手抱只綠瑩瑩的西瓜,一手揮著大蒲扇走過來。我們就甜甜地吧唧吧唧地吃西瓜……涼爽的晚風從空曠的田野拂來,送過陣陣荷葉的清香。點點螢光在游動……

    屋后是一片墳山,雖然還可見裸露腐朽的棺木和殘缺的白骨,卻是我和秀娟的樂園。秀娟是街東口教書匠的女兒,肌膚白得透明。

    山坡上,有泥巴色的“鬼蚱蜢”,有兇猛的野貓。直直地站著幾株桉樹,構樹則彎著腰。夏天,構樹紅艷艷的漿果,墜落一地,濺起香甜的味在小山上彌漫。樹上有金龜子,甲殼硬翅綠光幽幽很漂亮。我就為秀娟捉。用線系住它的脖子,飛起來,“嗡嗡嗡”地響。

    初春的風搖得桉樹“嘩嘩”直唱時,我們就在山坡上放風箏。我的風箏飛得又高又遠,在藍天上只有那么一小點了,我就很驕傲??墒?,線意想不到就會斷。風箏飄落,無蹤無影,這時的心情真難受。秀娟則嚶嚶地啜泣。長大以后,在生活中也曾有過類似的感受來襲擾我的心。當時雖只是一架紙糊的風箏,可也是一個驕傲,一個希望啊。

    那時,家家屋前都有苦楝樹,初夏開花,淡藍淡藍,灑下馥郁的香。

    我們踩著飄零一街的細碎的花,象貓一樣各家竄。門是木板釘的,用木閂,常大敞開,雄視變幻的田野,門掩著時也是不上閂的,一推便開。開門一目了然,桌凳柜床,濟濟一堂。沒有森嚴的客廳。遇到吃飯,便上桌吃飯;遇到吃點心,就一起分享;不吃飯也不吃點心的時候,就圍坐在桌子邊,天南海北神聊。

    無憮無慮,歲月嬗遞??嚅瑯錇⒙淞艘淮斡忠淮勿ビ舻南?,田野綠了又黃,黃了又綠。太陽依舊從東升起,巡視一條大街,沉入西天。半邊街仍是那樣古樸而蒼老,舉步蹣跚……

    我走出了半邊街,過了三年苦行僧般的大學生活,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只讀教科書。三年學滿,世界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。

    田野被一堵灰色的高墻隔斷了,墻那邊矗起一座七層大樓和大嵐椏生產隊的一家皮鞋廠。半邊街的一排平房也長高了,還競賽著往前爬,象是爭著去吻那灰色高墻。天空已被擠成了一道不規則的小溝渠,幾顆星星象水面泛起的水泡。如果小狗的母親還健在,搖晃著肥胖的身子,一定會把兩邊膀子擦破皮。

    小狗住在街西頭。我進大學啃書本時,他開始賣煙熏鵝。鹵鍋沸時,一街濃香;曬鵝毛時,一街奇臭。在濃香奇臭之中,他建造了一座半邊街最豪華的府宅,兩樓一底,門面嵌瓷磚,樓頂有花園?,F在,艱辛的創業似乎成了光輝的歷史,他請了幾個丘兒,自己則爬上樓頂,泡杯釅茶,攤開一本厚書,一邊看,一邊查字典。

    街東頭,教書匠的女兒秀娟也做了教書匠。她還是那么漂亮,比以前豐滿了,燙了頭,平添不少風韻。教師薪水并不高,可她講課有方,請她代課的便多,住房修得也就頗有氣派。一樓一底,雖然比小狗家矮一截,那樓頂卻也是水泥板的。且砌了個魚塘,植了一塘荷花。她惋惜門前那干涸了的荷塘,說以后只有上樓頂去領略荷塘月色的意境了。

    這一東一西兩幢樓房交相輝映,左鄰右舍也舊貌換新顏。唯有我的家仍然停留在從前的位置上,顯得那樣矮小、寒傖。什么時候我也能造出一棟樓房呢?門前的苦楝光禿禿的,奮然伸向天空,好象在詢問蒼天。我想,到春天,春風一樣可以漫過那堵灰色高墻,苦楝樹依然會綻出嫩芽,淡藍淡藍的花仍會灑下一街馥郁的香。

    踏著細碎的花,我是否仍會去各家亂竄呢?街上冷冷清清,家家戶戶都閉著門。

    變化最大的是屋后的墳山。一座華僑家眷的城堡式住宅占盡了小山風情。直的桉樹,彎的構樹都不見了。

    唉——已經沒有地方可滾動鐵環,沒有土地作戰場,沒有晚風輕拂的田坎,也沒有飛得又高又遠,寄托著我驕傲和希望的風箏,更沒有那純樸融洽的情意了……可憐陳跡隨手盡,要歡無復似當時。是啊,那些往事都已逝去,不會再重現,那些景物也面目全非。我心中隱隱地升起一縷失落之感,剪不斷,理還亂。

    “砰——啪——”空中金光閃過,一聲爆響,天幕上突然便多了無數閃爍的禮花,爆竹,霓虹燈織出一片樸朔迷離,從緊閉的門窗中擠出燙人的激蕩心魄的音樂。這熱鬧的氣氛,消淡了心中的悵惘,催人奮進。我想,半邊街畢竟隨著時代前進了,過去的歲月幻化成美妙的記憶讓人眷戀,然而那終歸是荒涼和貧脊的故事。望著在繽紛五彩的節日之夜中的半邊街,吁口氣,我又在這街上逍遙,悠閑、輕松……

    啊,我的半邊街!

    本文相關的其他文章
    超清无码a片在线观看不卡
  • <nav id="66w4g"></nav>